资讯百科

医疗数据的终极三问:是何,为何,如何(上)

上传时间:2018-12-03 浏览次数:
  哲学上存在着三个终极问题: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其实,这同样也适用于医疗大数据。
 
  现在医院对于当下很流行的大数据技术经常会陷入以下尴尬的局面:一方面对医学人工智能顶礼膜拜,另一方面对自己医院中的医院信息系统感到头疼。
 
  其实,医院呈现这样的态度,是个很正常的反应。一方面,无论是政策督导还是医院本身的策略,都急切地希望通过人工智能让医院尽快实现减少人力投入又能够快速提升医疗服务质量的目的,希望大数据能够在医疗中点石成金;另一方面,目前的医院有着HIS系统、LIS系统、RIS系统等等,有的属于不同的商家,数据大多不能互通,而且目前医院的信息系统缺少结构化,所以尽管数据是大是多,但是这并不是系统的大数据。
 
  何谓大数据?
 
  顾名思义,就是体量特别大且数据类型复杂多样的数据集,其特征是数量大、类别多、真实性高、速度快,因而难以用传统数据库工具对其内容进行抓取、管理和处理。
 
  随着医疗改革的不断深化以及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医疗信息化的重要性引起了行业整体的极大关注。医疗的信息化是离不开数据的,而医疗的数据绕不开HIS系统,凡是对医学比较关注的人,一定都听说过HIS系统。医院信息系统(Hospital Information System,HIS),亦称“医院管理信息系统”,是指利用计算机软硬件技术、网络通信技术等现代化手段,对医院及其所属各部门的人流、物流、财流进行综合管理,对在医疗活动各阶段产生的数据进行采集、储存、处理、提取、传输、汇总、加工生成各种信息,从而为医院的整体运行提供全面的、自动化的管理及各种服务的信息系统。
 
  HIS系统是一个复杂庞大的信息管理系统,按照HIS的功能划分,医疗系统的发展可以分为3个阶段:医院管理信息化阶段(HMIS)、临床管理信息化阶段(HCIS)和局域医疗卫生服务阶段(GMIS),根据国家卫生部制定的HIS功能规范,其总体可以划分为以下几个部分——
 
  如果按照系统设计的初衷进行的话,那么从开始落地到现在,HIS系统积累的数据应该是很完善、很可观的。然而,根据相关资料的报道:85%的医院信息系统是以财务核算为中心的管理信息系统“HMIS”,只有10%的医院在开始探索建立以医生工作站为核心临床信息系统“HCIS”,5%的医院正在探索建立GMIS系统,这是不均衡的发展,这是“畸形”的。
 
  一个发展完善的医疗大数据系统对于医疗质量的提高是立竿见影的,我们就拿医疗大数据中的电子病历来说吧。一份电子病历的"质量",宣晟医疗认为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信息可靠性,另一方面是信息全面性。
 
  对于患者,一份质量过硬的病历,体现的是管床医生细致认真的询问及关怀,对疾病的诊治作用不言而喻;
 
  对于低年资医生,学习写病历、写好病历,有助于临床思维的培养;
 
  中级职称的医生,监管好低年资医生写好病历,有助于传帮带教;
 
  高级职称的医生,注重提高病历质量,有助于提前发现隐患、有利于人才挑选及评价。
 
  虽说近期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发布的全球医疗质量和可及性最新排名显示:我国HAQ(医疗质量和可及性)排名从2015年的全球第60位提高到2016年的第48位,是中等SDI(社会人口学指数)国家中进步最大的国家之一,但是这还远远不够,如果我们的HIS系统能发展得不那么“畸形”,而是均衡一些,或许医疗质量排名还能再往前冲几个台阶。
 
  此外,之所以要迫切利用医疗大数据提高医疗质量,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我国多地已经出现社保资金缺口,因此更要把钱用在刀刃上。
 
  今年6月20日,国家审计署公布了2017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情况的审计工作报告,截至2017年底,审计的9个省级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1.82万亿元,同比增长12.8%,总体收大于支,但其中6个省份有60个市2017年当期结余554.25亿元,而省域内其他45个市当期缺口460.55亿元;有32个市存在通过占用财政资金和失业保险基金、向银行贷款等方式弥补基金缺口的现象。另外,据统计我国卫生总费用和人均卫生费用迅速增长,卫生总费用从2004年的7590.29亿元,到2014年的35312.40亿元,10年内增长近4倍,这个数字的增长以及上述基金缺口的出现有一部分是来源于【过度医疗】。
 
  如果我们可以用数据科学方法来年度总结某些疾病数据,那么是不是就意味着可以让医疗提供者透过这些信息,开始建立一个全新的视觉,有助于避免疾病传播和一些特定的健康威胁。通过描述性统计分析,探索性数据分析,和预测性分析,制定一套对某些疾病最具性价比的治疗方案,并减少不必要的甚至重复的治疗。
 
  就拿改善冠脉血运重建来说吧,有数据表明,2014年,我国每百万人手术量<400例/年,远低于发达国家(>1000例/年),冠脉介入与搭桥手术总量比约15:1,远远高于发达国家平均值3.3:1。其实,我们可以参考北美的NCDR、CCN等大型注册登记数据,建立冠脉血运重建注册登记数据库,为一系列质量改善研究提供实时的数据支持及强有力的监督反馈,让之成为整个“实践-评价-反馈”体系的核心,从而实现提高临床治疗有效性的同时减少过度医疗。
 
  对政府来说,定期发布医疗相关数据,将有利于提高医疗过程中数据的透明度,能使医疗机构及其从业者的绩效更透明,直接精简业务流程,降低医疗成本,间接提高医疗或护理服务的质量,从而为医疗服务机构带来额外的业绩增长潜力,为患者带来更好的体验,进而改善医患关系。
 
  医疗大数据从哪里来?
 
  其实,我国对于医疗大数据早已做了顶层设计,2014年卫计委发布了“46312”工程,对国家卫生、计生资源整合做了顶层设计规划,其中的“3”就是指三大数据库,分别为电子健康档案数据库、电子病历数据库和全员人口个案数据库。

上海宣晟医疗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致力于和中国医院通过共同搭建有关特定疾病的多学科国际远程会诊平台,整合医学临床方案,以及治疗新技术和新思路带入中国临床从而促进国内医院学科建设和发展.旨在通过整合国内国外优秀医疗资源进行MDT远程会诊,提高患者生存率.

上海宣晟医疗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  沪ICP备17032573号
电话: 021-65686862 邮箱: andy.lin@globallinkhealth.com
地址:上海杨浦区国权路39号国际财富广场金座2128-2101
  • 电话:021-65686862

  • 咨询